电影推荐:The Internship(2013) 实习大叔 挨踢实习生

初中,语文老师给我们出了一本校内书,收录同学的作文。
在“理想”一栏,我写了:成为Google的一名员工。
昨天,经过五道口,看着Google的小字,感慨万分。

所以昨晚,大逆不道搁置正事,看完了The Internship.
剧情可能一般般,但对Google粉来说,绝对是爽到爆。(中间还有近20分钟儿童不宜片段,难怪大陆不上映。)

看完发现,Nerd,Geek,Genius是有很大区别的。
一堆没停过的专业名词,压力各种大呀。

俩完全不懂技术的大叔,用人生阅历、非凡思想赢得了工作机会。
懂技术的这些nerds,该好好反思了。

——————————————————————————
We are all creatures of habit
We all like what we know
There's no question about it.
But you know what the scariest thing in life is?
The thing that frightens us the most?
Change.

I know I need to change to come along and give me a little kick in the ass to get me moving.
"Okay" isn't good, "Okay" isn't great.
...
that's better than good enough. that's best.
...
but I promise you something.
You lift your head up...and take a breath, there's a lot of great possibilities out there.

路过清华大学东门

昨日,在清华东门呆了一阵。
不同口音的游客来来往往,很多带着小孩。
似乎游过,总得在“清华大学”四字旁拍个照。
或是用作鼓励,或是弥补遗憾,又或者仅仅到此一游。

清华大学东门外
清华大学东门外

而当我走到这四字的背面,八个字映入眼帘。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清华的校训。
看着莘莘学子进进出出,我仿佛悟到了什么:冲着“清华大学”进大学,怀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到社会。
我猜,这是设计者的用意吧?

东门校牌的背面,写着清华校训
东门校牌的背面,写着清华校训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周易》

北邮旧食堂三楼餐厅-环境一般-性价比颇高

第一次去旧食堂三楼吃饭。
环境一般般,性价比还OK,适合几个同学一同吃饭。
菜不是我点的,各位看图片吧。

点菜取菜吃饭就从这小门口进去
点菜取菜吃饭就从这小门口进去
排队的人颇多
排队的人颇多

大盘羊肉?

含羊肉
含羊肉

麻辣香锅

香锅的菜都是自选,你懂的。
香锅的菜都是自选,你懂的。


汤和泡饭的中间体,我没抢到..
汤和泡饭的中间体,我没抢到..

芹菜腐竹热锅

芹菜腐竹不分上下
芹菜腐竹不分上下

酸菜肥牛

基本只有酸菜
基本只有酸菜

Hong Kong 之DS觅食攻略

中国游客相当有钱的说,都是不贵不吃的赶脚。
所以,在下还是推荐点便宜又大份的食物吧....

全加大版鱼柳包套餐 $25
全加大版鱼柳包套餐 $25

作为麦当劳的忠实粉丝,必须推荐麦当劳呀。
印象中,中国的麦当劳是最贵的.....
HK麦当劳吃个鱼柳包套餐也就HKD21,在中国吃要RMB17呀,伤心~~
照片中为加大版鱼柳包餐,薯条加大后就变成了呕吐袋版本的摇摇薯条。

两人份量 $100+的样子
两人份量 $100+的样子

另外,便宜又好吃的,当数宜家家私啦~
北京广州的宜家家居,出口处的小吃吧也是特别便宜的,热狗+汽水只要5元,无限续杯的说。
不过大陆宜家的餐厅,消费就比较高了,不推荐。

所以,在香港宜家,就必须狠狠地吃上一段IKEA FOOD,如图所示,这么两人饱吃一顿,也就是HKD120的样子哦。

Meat Ball
Meat Ball

IKEA招牌菜,瑞典肉丸。

印象中是$25
印象中是$25

早餐午餐,最便宜的应该就那几家快餐连锁了。大家乐早餐,大概HKD25的样子,可以选择的种类较多。

游客聚集地
游客聚集地

另外,尖沙咀-中环(湾仔)的过海路线,巴士和地铁都比较贵。坐天星小轮的话,既可以省钱(大约HKD2.5一程),又可以慢慢地在海上欣赏风景(拍照一流啊),何乐而不为?

IMG_20131002_101446

在此可观赏游客
在此可观赏游客
到底是谁呀~
到底是谁呀~

“中国游客”之见

国庆滚回香港。
发现,街上已被“喜迎国庆”“祖国万岁”所侵略。
尖沙咀已成翻版广州火车站,垃圾遍布。(无能的特区政府,要是能够落实1500元罚款,还愁财政收入吗?)

参观完了中国游客,我只想以偏概全、不能客观看待问题地表示理解“中国人滚回中国去”一说法。
就连在跨境巴士上,也亲身观看了一次现场版“因车上饮食引起的谩骂事件”。(欢迎孔教授得出结论)
因为某乘客在车上吃东西,司机hold不住,喊了几句“车上不要饮食”,就差点被揍扁了。
本人吸取了在北京公交的教训,无耻地保持了沉默。

最可怜的是大部分高素质的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被某些人丢脸了。
不过换个角度想,某些人,从未被告知,不能随地大小便。当我目睹某些人在墙角小便,我遮眼,我表示无法接受,但在当事人看来,这只是他们平常的生活方式,如同我们强迫症地洗手那么平常。
于是某些人,觉得在车上嚼葱油饼毫无问题,却不知在别人看来,此等同于裸奔。
所以,某些人,随地扔垃圾随地吐痰,在公众场合大声喧哗,大街上手机外放音乐,有两个钱就敢呼呼喝喝。

资深驴友兼美术老教授给我总结:如果某些人,时时刻刻记住自己是中国人,明白自己到了外面是代表中国人的形象,那么,他就不会做出这样丢人的事情。那些到外面刻上“某某某到此一游”的人,不就是忘了自己是谁吗?
数理方程老师看到我课上睡觉时,这么教训道:素质,就是该做什么的时候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时候不做什么。
我的想法还是,某些人以他习以为常的方式在别人的地方做出了别人看似裸奔的行为,而某些人并未被告知这样做是不合适的。

我不清楚,是因为经济的过快发展,亦或是道德教育的缺失,某些人忽略了他人的存在,以自我为中心,为所欲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认为,解决“中国游客”的关键方法,是教育。而教育的方法,是提醒他们,有其他个体的存在。

至于如何操作,且听我插个故事。
在我读高一(还是初三?)的时候,某场考试,我发挥出了平常的功力,考前一连打了3+个喷嚏,口水在高冲力下分散成小液滴,按照特定数学分布分散到周围,包括少数受害者的身上。
之后,旁边一位帅哥在众目睽睽之下,递了我一张纸巾,微微一笑。(够了!...)
从此以后,纸巾就在我口袋常驻了。

这是一种行动上的操作方法。发现他人欲随地吐痰,可出“递纸巾”一招。
更直接快速的方法,当属“口语交际”啦。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这种说法除了找打别无它用。没有人可以代表道德,没有人可以定义何谓有素质。
“你这样做是不对的!”,说这话的人,本身是不是也以自我为中心,不包容他人了?
我觉得,可行的做法是,以自己的名义,礼貌地向他人提出要求,这个要求既可以达到你的目的,又要使某些人感受到自己做了“好事”。
例如,半夜遇到火车上大声讨论敏感话题的同志,可以轻轻跟他说: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点累想睡觉了,您能不能明天再讨论?
预料的回答是“行”,之后必须回应,“谢谢”。
在这个会话中,提出要求的是“我”,不是空虚的“素质”,他没有做错事,只是Do me a favor,是一件好事,目的达到了。
另外一个重要的副作用是,“我”,让他知道,“我”的存在。
知道了他人的存在,是尊重他人的必要条件。当某些人知道,这个世界除了自己,还有无数与自己平等的个体,就该慢慢懂得,每个个体在实现自己行为自由的同时,不能损害他人的自由,于是这种行为的自由就有了约束,这种约束正是维持生人共存的默认规则。
多次坐火车的经验告诉我,这招有效,起码某些人安静下来了。

同理,这种”口语交际“,在有第三方的情况下最好用。第三方估计是个能服众的监督者吧。
例如,公交地铁上的“优先座”,以特殊颜色标出,这是留给有需要人士的,有一定自觉的人,坐在那个醒目的位置上,应该懂的。
更直接有效的,是乘务员。多个城市的公交乘务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看到长者、孕妇、小孩的时候,能够主动提醒年轻人让出座位。
北京公交最值得一赞,乘务员有礼貌,年轻人有礼貌,长者有礼貌,一片温馨和谐。
在这么多次提醒后,慢慢市民就会自觉了。“让座”这个素质就养成了。

同样,告示牌也是个非常好的第三方。
看到有人在地铁上吃大饼,不妨指着告示牌“车厢内饮食将被检控,最高罚款××××元”,提醒某些人,地铁里吃东西是违法的。自觉点的人应该会收敛的。

最后,不得不承认,任何方法都有其适用范围,我就遇到过奇葩的...留着后面再说吧。

宋皇台大石

宋皇台公园

鸟巢外转

日前,帝都患重度污染,不惊。

曾一帖曰:九十元得巢役之学生票。
吾未定之。
后曰:已定者可免费得票。吾恨之。
见昨日气质突为优,大惊。惑一基友:同奔之鸟巢,何?
基友大喜,为惑。

入夜,遂奔于鸟巢,在外感其气氛。
片刻,闻呼声,基友大悦。

终,与无痛之人流,共登地铁,归。

鸟巢外景

空气质量好,没有模糊效果。
空气质量好,没有模糊效果。

四环

西游计划:拉萨

列车快要到达拉萨站了。车上广播,乘客如有需要,请联系乘务员。
高原反应冲昏了我的头脑,我天真地联系了乘务员:帮我叫出租车吧。
乘务员有些愕然,磨叽了一大堆,大概意思你自己看着办。

Well,那就执生吧。
背上行李,看着年轻人一个个又蹦又跳地跑到出站口,我在后面龟速慢步。
拥挤的人群在出站口汇成长队,警察叔叔在门口把守:只查身份证,不看火车票。
警察叔叔拿起我的“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瞟了我一眼,扣起证件,“站那边去!”。
刚到拉萨就享受港澳台同胞的特殊待遇......(其实登记了证件和手机号码就好了)

走出火车站广场,一路是陀枪武警。嗯,心想,拉萨好安全。
载客区没有打表的出租车。头晕脑胀容不得我多想,看到拉客的黑车就问价。
一位藏族同胞热情地拉了我上车,进城一口价20元。
给他看过地址。他的回答简单有力:不认识汉字。
Fine,能口语交流就成。
藏族同胞在车上外放藏族歌曲,望着蓝天,望着包围城市的山脉,我来拉萨了!

一番折腾后,找到了客栈。
客栈老板估计是西安人,相当相当热情。
当我拿出“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登记入住的时候,我又得知了一个悲剧的事实:全拉萨的客栈都不允许接待香港同胞。
可能的解决方法:涉外酒店。

客栈的人真算热心,各种帮我打电话问的。
最后按价格排列最低的可入住酒店结果是:7天拉萨大昭寺店。

乘坐特色人力三轮车,去到了大昭寺广场,还得自己找路。
307一晚,卡一刷,欢快的短信声传来了噩耗:你已消费921....

在7天拉萨大昭寺店住的房间
在7天拉萨大昭寺店住的房间

友好的房间号码。
折腾了一天,终于有时间面对高原反应了。
释放完经历一天浓缩的niao,高原反应愈发严重。
拿烧不开的水冲了红景天,摊在床上,睡吧睡吧。

在拉萨没感应到麦当劳肯德基,反而遍布德克士。
So,我人生第一次德克士,就今天了!
下午7点的样子,头晕晕地走出门,街上晒得有种见光死的感觉。

装得经常去德克士的样子,推开了它家的门。
看见餐牌,我淡定地惊呆了。
我故装镇定,神情地与服务员对视,利用7天房卡以折扣价买了个菠萝鸡腿堡。
没胃口,基本只吃了块菠萝.....
喝了点自带红景天,回去继续睡。

第二天,睡到痛苦醒。
高反依然猛烈。
滚去德克士,吃了薯条,喝了杯中可乐。
瞬间原地满血复活(垃圾食品之强大)。

拉萨城区路口
拉萨城区路口

有精神就接着上。
超市进货!
短短一公里的路,一路不停打怪。(遭小孩围攻,他们同时出招:伸手要钱;我回招:金蝉脱壳)

天气晴朗,拍下拉萨市第一小学。
天气晴朗,拍下拉萨市第一小学。
拉萨的超市
拉萨的超市

拉萨的超市,就是我们平时见到的超市。
脆桃特别便宜,只要2元一斤,好甜耶~
水好贵,其他东西都好贵,真正的高物价在此。

细节不多说。下午4点,领导驾到。
微臣恭迎领导。

夜晚在药王山随手拍的布达拉宫。
夜晚在药王山随手拍的布达拉宫。

领导大人好兴奋,坐了将近7小时飞机,休息一阵就催着出发了。
第一件事,去拉萨汽车站买后天前往樟木的车票。
拉萨汽车站让我见识到什么叫残旧,抗日片的赶脚。
卖票大叔有挡不住的热情,拉着我俩,无数遍告知什么时候上哪坐车,要办什么证件吧啦吧啦。

晚餐去了酒店附近的娜玛瑟德餐厅(宇拓路店),攻略猛推荐的。(贵又不饱呀!)
在此遇到了“13号女嘉宾”,“初中生美女”,某美女和某怪叔叔。(后面还会遇到)

饭后,就走去布达拉宫附近瞻仰了。
在领导的坚持下,给了2元买路钱,上了药王山观景台,各种吹风拍照。
领导此行的目的是拍照呀,为了拍个布达拉宫夜景就耗掉2个小时!冷死哥哥了。

宵夜去了“玉包子”宵夜,吃的是川味的辣面,加北京模样的烤串。价格必须是旅游价。
肠胃的净化能力,也差不多极限了。

狗狗安详地在路上睡觉。
狗狗安详地在路上睡觉。

领导大人忽悠拍照同伙,表示“考虑第二天去拍日出”。
事实是,睡到自然醒。(12点的样子)

很高兴地得知,我们所在的一片区域停电了。(拉萨可不像东部,不可能快速恢复供电)
先去超市扫货,高富帅领导的扫货能力不容低估。
随后去“西藏牛排城”吃牛排。暂缺照片。
牦牛肉不适合做牛排,估计做肉干还行。
牛肉汤是一碗粉丝,汤都被粉丝吸掉了。

吃完拉完,就前往大昭寺广场了。住大昭寺附近,步行即达。
停电的安检.....相当于没检。
广场有无数前来朝拜的人,我就是到此一游的。
广场内应该是八角街了,也就是商业街,貌似拉萨已经完全旅游化,几乎每一条街都是这类型的商店,没意思。
见下雨,走进一间没灯光的,小士多规模的甜茶馆。看店的老太太端来一壶甜茶,两个小杯。(一大壶甜茶才6元)
甜茶实际上是奶茶,大概用的普洱茶。
在宁静的小屋里,端着冒烟的热茶,看着街上人来人往,仿佛觉得,时间为我停止,心里是如此平静,又因习惯了喧嚣而不自在。

晚餐时间,还没供电。在酒店附近一家小餐馆解决了晚餐,烛光晚餐。(吃不多,花了100的样子)
酒店住客因停电在接待处躁动,工作人员也没有任何补偿,停电就停电呗。
电筒砖家领导大人启用了应急电筒,OK,收拾东西,明日一早出发!

清晨,从柳梧汽车站看过去的拉萨火车站。
清晨,从柳梧汽车站看过去的拉萨火车站。

在拉萨的最后一天,大概5点多就起来了。
公交站发现没有直达火车站的公交车,经过的计程车大多数都载人了。
好不容易拦下一辆计程车,司机开价30元,不打表。
其实就那几公里的路,估计跳一次表能到。这么早也只能认宰了。

拉萨没有出现北京那般的塞车,一路畅通,所以去到汽车站还没开门。
直到8点,车站才出现几个穿军装的人,慢悠悠地开门迎客。
外面一大波群众在排队,门口就一个人查车票查证件兼手动登记信息,他真的一点都不急。(司机很是着急)
反正在匆忙中上车了。

拉萨火车站旁,柳梧汽车站
拉萨火车站旁,柳梧汽车站

结束拉萨的旅程,一路向尼泊尔前进,开心。

拉萨到樟木
拉萨到樟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