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mmap 将某些 struct 存放到文件中 (map virtual memory to a file)

背景

在 RHEL7 中, dovecot 在运行的过程中其中一个 imap 进程挂掉,出来这么一个 coredump.

Program terminated with signal 7, Bus error.

(gdb) f 0
#0  0x00007fbb15868c17 in mail_cache_transaction_open_if_needed (ctx=ctx@entry=0x7fbb173c1430)
    at mail-cache-transaction.c:218
218				if (ext->reset_id == cache->hdr->file_seq || i == 2)

(gdb) p cache
$1 = (struct mail_cache *) 0x7fbb173af2d0

(gdb) p cache->hdr
$3 = (const struct mail_cache_header *) 0x7fbb15ce5000

(gdb) p cache->hdr->file_seq
Cannot access memory at address 0x7fbb15ce5008

# cat maps | grep 7fbb15ce5000
7fbb15ce5000-7fbb15ced000 r--s 00000000 00:2c xxxxxxxxx    /xxxxxxx/dovecot.index.cache

挂掉的原因是 "signal 7, bus error" ((bad memory access)). 从 gdb 中可以看到,进程挂的时候在尝试访问 ext->reset_id 和 cache->hdr->file_seq, 而从 maps 可以看出 cache->hdr 指向的是 file-backend 的地址空间。

那么问题来了,怎样可以把一个结构体,映射到一个文件,而不是匿名页?另外一个问题是,在 gdb 中看到 “Cannot access memory at address” 是意味着这段地址存在问题吗?

测试环境

Debian 8 - jessie
继续阅读“用 mmap 将某些 struct 存放到文件中 (map virtual memory to a file)”

Linux Kernel 的双向链表实现

在一个太阳毒辣的周五,刚到公司的我还没吃完手里的面包,肯尼斯把我抓到他的屏幕前:“你来说说这段代码什么意思。”

#define container_of(ptr, type, member) ({                      \
        const typeof( ((type *)0)->member ) *__mptr = (ptr);    \
        (type *)( (char *)__mptr - offsetof(type,member) );})

我凝视屏幕一分钟,问道:“这...有注释吗?”
见状,肯尼斯渐渐露出笑容。我仿佛从肯尼斯的笑脸中,看到了下一分钟认怂的我。

一分钟后,肯尼斯从 Kernel 的双向链表给我讲起...

测试环境

下面的 Kernel 源码以及测试环境均为 RHEL7.3:
kernel-3.10.0-514.el7.x86_64
gcc-4.8.5-11.el7.x86_64
继续阅读“Linux Kernel 的双向链表实现”

【台湾单车环岛计划】碎碎念

7-11微波炉面包

7-11的微波炉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利器。便当热饮样样精通。最让我上瘾的,是微波炉加热后的面包。7-11的面包似乎是专为微波炉加热设计的。奶酥面包,巧克力夹心面包,微波10秒,冒着热气的面包格外松软,馅料从固态变成液态流向舌头每个角落,欲罢不能。
7-11面包
继续阅读“【台湾单车环岛计划】碎碎念”

【台湾单车环岛计划】Day 12 & Day 13 - 花莲 → 宜兰 → 台北

Day 12 - 花莲 → 宜兰 → 台北

苏花公路有如“清水断崖”的美景,同时路况也是比较危险的。天气不给力,坐火车是最稳妥的选择。其实在火车上也能看到一路的景色,可惜速度太快了。
rsz_r9
继续阅读“【台湾单车环岛计划】Day 12 & Day 13 - 花莲 → 宜兰 → 台北”